重生90甜军嫂-分卷阅读14

音,爆了粗口。
  训练有素的叶城和大傻立即像变了个人,表情认真、严肃,动作极快地穿戴装备。
  “老菜又搞几把!老子刚想洗个澡!大.爷的!”陆北骁狂傲道,看了眼床.上堆着的装备,不太情愿地拿起。
  最好踏马的是实战,不是瞎忽悠!这些天他们常常这样被紧急ji||he,结果都是小打小闹的模拟训练!
  这让陆北骁着实不痛快!
  叶城和大傻还在认真装备,只见已经穿戴整齐的陆北骁大喇喇地从他们跟前走过。
  二人冲他幽怨地翻白眼,丫到底是怎么做到30秒内从里到外穿戴整齐的?!
  两分钟后,血狼特种大队野狼a组已全员到齐,上了衣架直升飞机。
  ——
  闹市区,随着霸气的警笛声响,主道上的车辆纷纷避让,两辆警车开道,后头跟着一辆看似神秘的黑色车辆,车子无牌无照。
  围观的人群纷纷让开,那辆黑色的神秘车辆停下,车门被拉开,从上头下来一个个全副武装,荷枪实弹的军人!
  他们头戴黑色头罩、身穿迷彩作战服、怀抱半自动步枪、脚踩军靴,神秘而霸气,迷倒了围观的市民,各个伸着头张望,但,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。
  “特种部队都调来了!大楼里的人这下有救了!”围观群众,有人议论道。
  “那真是特种部队呀!真吊!”路边的小混混满眼羡慕、憧憬的目光叹道。
  那踏马才叫帅啊!


第033章 想你了,么么哒
  叶乔回到老家的两三天都在忙着家事,首要便是帮养父治腿!
  前世,他就是听了小姨夫的话,为了省医药费去了那家黑诊所针灸,那诊所行医资格证都没有,更别提卫生条件了,针灸的针都没消毒。养父就是因为针灸感染,原本只是有淤血的小腿化脓了,后来又不得不去开了刀。开刀后,整条小腿都瘪了,蛋白下降,他舍不得花钱补蛋白,时间久了,体质越来越差,得了疝气,恶性循环,最后病入膏肓。
  到老家的第二天,她就带养父来了市里,进了市里最好的人民医院,找了专家会诊。
  只做了个很小的手术,就将淤血抽出来了,再挂几天消炎水,基本就可以自由走动了。
  从医院里出来,看到一旁报亭里显眼的橙色公用电话机,她嚯地想起,该给陆北骁发个寻呼了!
  拿起电话机,叶乔悲剧地发现,自己好像忘了怎么打寻呼了!
  前世死的时候已经是2015年了,这寻呼机2000年的时候几乎都绝迹了!谁特么还能记得怎么用!
  在报停大爷的指导下,叶乔打通了寻呼台。
  这个寻呼台还是人工的,电话里头传来寻呼台专员甜甜的声音:“您好,请留言!”
  “骁哥,我在l城,想你了!么么哒!”
  叶乔毫不害羞道,戴着老花眼镜在逐行逐字看报纸的报亭老大爷这时抬起头,看了她一眼。
  现在的小姑娘,真是越来越开放。
  “大爷,多少钱呀?”叶乔笑着问。
  老大爷竖起两根手指。
  “两块呀?”叶乔正要给钱。
  “两毛!”老大爷又道。
  “真便宜……”叶乔嘀咕。
  ——
  “直升飞机安排好了吗?!还有最后半分钟!飞机再不来,我们一分钟杀一个人质!”
  “不要杀我!救命!我不想死!”
  歹徒喊话后,抓来这栋大楼里的女职员。
  时间开始倒计。
  “最后三秒!飞机呢?!我要开枪了!”
  “鳖孙,让你骁爷先送你见祖宗去!”伏在狙击步枪后的陆北骁,幽幽道,随即,安下扳机。
  子弹穿透玻璃,朝着歹徒的右侧太阳穴穿去!
  歹徒倒地,人质毫发无损。
  完美!
  正当剩下四名歹徒慌乱时,二号狙击手也开了枪!
  “阿骁,三点钟方向!”观察员兼指挥员的叶城透过通讯耳机对他说道。
  “阿骁是谁,这里只有骁爷!”陆北骁淡淡道,说话间,将三点钟方向逃窜的歹徒击毙。
  “丫嘚瑟吧你,迟早让你叫哥!”叶城比他还大一岁!
  听到叶城的话,陆北骁只觉有哪里不对劲。
  艹!
  他将来还真得管叶城叫哥!
  ——
  特种部队来了之后,十分钟内,大楼已撤销封锁,五名歹徒居然全部被击毙了,围观群众根本没见到特种部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。
  成日打架斗殴,收收保护费,欺负老百姓算什么吊!
  真刀真枪将恶人斩首,那踏马才叫一个帅!
  还在围观的小混混暗暗握拳,在心里发誓,他也要去当兵!
  这混混,叫许毅。
  这时,野狼a组已上了直升飞机,陆北骁从口袋里摸着他wei||ji偷偷带出来的bp机,悄悄开了机。


第034章 高兴得像条二哈!
  明知wei||ji,却带身上,只因他是陆北骁,一个从不把条条框框放在眼里的人!
  但他又是个知分寸、有脑子的人,出任务时,机器是关机的状态,接收不到任何信息,也发不出任何信号,不干扰执行任务!
  开机后,bp机没发出任何声音!
  陆北骁再次咬咬后槽牙。
  下次回去,看他不收拾丫头片子!
  撩了他就不负责任了!呵!
  直升飞机上,野狼a组六名特战队员,早已摘掉头套、帽子,各个有说有笑,指挥员叶城、掩护队员方卓火力压制大傻和营救队员江海脸上都涂着具有隐蔽性、防红外侦测等作用的迷彩。刚完美结束一场战斗,一向严厉苛刻的老菜也不管他们。
  只有陆北骁不说话,坐最边上的位置,擦着枪。
  “小陆同志,请跟大家交流交流,甭一个人闷着呀,害相思病了?”说话的是叶城,这里头也就他不怕死敢惹陆北骁这刺头!
  “思你妹!”陆北骁头也没抬,吹了吹枪管。
  话出口,又觉哪不对劲。
  踏马的!他可不就是在思叶城他妹!
  “我妹妹好多个呢,你思哪个,啊?”叶城打趣道。
  “啥?小陆不是不喜欢女的?”大傻摸着后脑勺问。
  “哈!哈!哈!哈哈……”
  大傻此话一出,原本就怀疑陆北骁性取向有问题的队员们哈哈大笑。
  陆北骁不置可否,只咧着嘴,冷冷一笑。
  之前是没遇到能让老子动心的女人好么!
  哪天把丫头片子带来,红眼死这帮拿他开涮的瘪三!
  ——
  直升飞机在基地降落,天色已晚,由于方才的行动表现完美,老菜没刁难他们。
  陆北骁谁也没理,径直朝宿舍走去。
  嗯,陆大少看起来心情不太好,没人敢惹他。
  回到宿舍,三两下卸了一身的装备,那寻呼机被他朝床.上一扔。
  居然“嗡嗡”地振动。
  正脱衣服的陆北骁愣了下,转而,嘴角泛起一个帅气的弧度:丫头片子,最好是你发来的!
  不然,他得空回去就把丫给办了!
  让她敢不呼他!
  又细又窄的显示屏上,出现一行字。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,因为关机,信号延迟,才收到。
  “骁哥,我在l城,想你了!么么哒!”
  想你了!
  陆北骁满眼都是这三个字,满脑子都是叶乔那张带着甜甜酒窝的脸!
  2333333!
  原本心情跌到谷底的某少,此刻高兴得像条二哈,手里紧紧地抓着那黑色的小寻呼机在床.上翻滚。
  “小陆咋了?!啊?撞邪啦?!”大傻和叶城一前一后.进来,看到还在床.上翻滚的陆北骁,大傻紧张道。
  大傻是认真的,他特迷信,马克思主义无神论都没能将他骨子里的那迷信思想给洗彻底!
  叶城也觉陆北骁神经病!
  这小子回大院一趟回来就变了,一回宿舍就看那以前从不开机的bp机,难不成丫真恋爱了?!
  陆大少乐消停后,又仔细看那条信息,丫头片子去l城干什么?!
  若他没记错,l城是她长大的地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