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被操-分卷阅读24

狠捅自己瘙痒难耐的yin||xue。

  程嘉辉气血滚烫,堵住这张要人命的小嘴,扣紧两瓣臀瓣,手指贴合在大石上,艰难的抽出自己的rou||jing,唔,好爽。

  “放松点,绫儿,nen||xue额,rou||bang要被你夹断了……”

  甬道紧紧夹住要抽出的肉物,好空虚,君绫没有理会,一个劲儿的收缩穴肉,想要留住这根又大又硬、但捅得她很舒服的棍子。

  “吸!呵!”

  程嘉辉深深吸了口气,一鼓作气的狠狠抽出老二,承受收缩压力勉力抽出的rou||jing,棒身被吮吸挽留挤压,爽得他竟然快要压不下交粮的欲望!好紧!

  在君绫委屈着一张欲求不满的清纯小脸几欲崩溃前,程嘉辉调试身体的力量,蓄力而上地痛痛快快捅进了sao||lang的xiao||xue,“噗嗤”的水声ci||ji的红了眼,扣住手里的臀部,大开大合地摆动腰身,指挥着越加熟练的老二操弄哭泣得不停流水的小洞。两颗胀大厚重的卵蛋“啪啪啪”频率飞快的敲打在女子的臀部,这一方天地很快被男女天生的欲望烧了起来。只要走近这里的人,不用想,肯定知道这里边的人儿在干些什么。

  “呃啊嗯呢啊慢点啊啊啊啊!”

  rou||jing捅得又重又快,刚刚还占据上风的穴肉很快败落下来,只能挣扎着湿滑的软肉纠缠飞速进出的棒身,吮吸缠留,却往往被rou||jing狠狠摩擦,冲刷而过,一次又一次,软肉酥麻战栗,在花心被圆润gui||tou敲打开门,求而不得又重重研磨之下,君绫很快攀上了高峰,花心一开,yin||shui丰沛冲刷而出,抓住机会的rou||jing不顾gui||tou的急促胀大吐露白液,在急速紧致收缩的甬道穿梭,gui||tou也重回zi||gong,在里边被细软的嫩肉啜吸,硬着身子chou||cha十多次后,脊椎发麻颤抖,再也压制不住的射出了自己的jing||ye,一剂剂强劲的液体带着压力射出,射在zi||gong的内壁软肉上,卡在zi||gong口的gui||tou,不断喷射而出的jing||ye,ci||ji的君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短短时间内攀登几次gao||chao。xiao||xue仿佛失了禁一般,yin||shui顺着还插在穴内的rou||jing流出,汇聚成一股水流,哗啦啦的砸在小草上,鲜嫩的弯弯叶片青翠欲滴,地上也积了一小汪春水。

  昏昏沉沉的,君绫感觉自己bei||cao得失了神,只能被男子摆弄。

  程嘉辉就着插入的姿势,整理了君绫被撩到腰身的长裙,放下来掩盖住两人性器相连的私处。现在,就算来了人,也不会知道昏昏欲睡的女子身下,nei||ku早已经不见了踪影,艳红湿漉漉的xiao||xue,被迫含着一根半硬的rou||jing,rou||jing慢慢胀大变硬,男人在翘臀上一压,刚刚露出来的半截rou||jing全部塞进了女子的xiao||xue,只有浓黑粗硬的毛发压在女子的耻骨上,两颗硕大的卵蛋已经被男子收进了裤子里。

  一手压着翘臀,一手搂着上身,程嘉辉神采奕奕的抱着君绫走出大石,转头看着湿漉漉的草地,吞了吞口水,亲亲君绫被汗水打湿的脸颊,哑着嗓子道。

  “得给你多买点水喝……绫儿,你,yin||shui流的太多了……”

  君绫很累,整个人几乎挂不住,勉力支撑着身子挂在男子身上,敏感的穴道被rou||jing插着,随着走动在穴内胡乱捣弄,又酥又痒。没有理会男子在耳边的絮絮叨叨,自顾昏昏欲睡。

  “呵~真是我的宝贝儿,宝贝儿宝贝儿……”

  程嘉辉仿若无事人一般,抱着昏睡的女子走出来,碰到同学,只是冷俊着一张脸,任谁也不会知道,他硬挺的rou||jing,正大大咧咧的插在女子的xiao||xue内,随着走动浅浅chou||cha怀里昏睡的女孩儿。那只捧住pi||gu的大手一松一紧,显然在控制着rou||bang的进出。可惜,长长的裙摆遮住了这一切。也掩住了男子湿漉漉的裤裆,那是女子的yin||ye混着刚刚被自己射进去的jing||ye,随着chou||cha流了出来,沾湿了男子的裤裆。

  没有走远,小山包下有一片草坪,头顶是成片的香樟枝叶,遮挡了日光,时不时有微风徐来,很清爽舒服。

  不远处有两对情侣,一坐一躺,静静享受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