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二十二章 偷窥后遗症

  寒雪这才看清侧趴在地上的女子,细细的柳月眉下,一双水灵的大眼仿佛含着雾气,俏挺的鼻梁,艳红的樱唇,这样一副清灵的绝世容颜,若让寒雪白日里撞见,她是绝想不到,这女子在床事上会有如此高的技巧。

  完事後的皇甫昊天,走到女子身边蹲下,手指沾了一点女子身上的白液喂到她嘴边,女子喘息着伸出舌头舔吮住他的手指,让皇甫昊天大笑道:“爱妃可真是个尤物,让联甚是开怀,可想要什麽赏赐?”

  “奴家能侍奉皇上,已是奴家的福气了,不敢再有所求。”女子卑微的伏在皇甫昊天的脚边,妖娆的扭着身体慢慢爬起来的,手指伸向皇甫昊天的胯间,抚弄着软下去的rou||bang,“奴家只想皇上垂怜,奴家那里好想要。”清灵的脸上,大眼欲语还休,让男人有想狠狠催残的欲望。

  皇甫昊天凤眼一眯,眼中闪过一丝冷芒,快的让人来不及查觉就已眨去,他邪恶的握住女子下颚,轻挑的问道:“想要什麽,说出来就给你。”

  女子抚在他rou||bang上的手没有顿过,见皇甫昊天的rou||bang迅速抬头,女子娇声赞道:“又硬了,皇上好棒,这麽烫,这麽大。”

  被你这麽又抚又揉的,能不硬麽?寒雪在心里没好气的冷哼,贴着寒战硬挺的手不禁握了握,引的寒战低吟了声,她腰间瞬间多出一支粗壮的手臂,紧揽着她贴靠在寒战身上。“雪儿也想要麽?”

  贴在耳边的唇有意无意的碰着她的耳垂,寒战呼出的热气全都喷在了她的耳边,低沈的嗓音满含着压抑,让寒雪大气也不敢喘,头也不敢抬的轻摇了下,她还要再观查下那个女人,可不能现在就被寒战带回去“嗯嗯啊啊”。

  “奴家想要皇上的rou||bang,皇上给奴家,狠狠的插奴家这里吧。”底下传上来的娇媚嗓音引回寒雪的注意力。只见那女子已仰躺在了地上,双腿大开,一手撑着地,一手伸到自己的两腿间,以两指分开自己xiao||xue两边的嫩肉,热切的望着皇甫昊天。

  “真是yin||dang的小东西,都湿成这样了。”皇甫昊天两指并拢轻抚了抚那xue||kou,然後猛然用手指插入穴中快速chou||cha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女子惊叫一声,就开始舒服的哼叫起来,边还扭着腰自动撞上皇甫昊天插入的手指。“啊……用力……皇上……呀……插奴家,奴家受了不了。”

  皇甫昊天冷冷的扯了下嘴角,双手将女子的大腿分的更开些,捧起她洁白肥美的臀就狠狠的一插到底。

  “啊……”女子尖叫一声,便扭着腰肢tao||nong起皇甫昊天的rou||bang来,边疯狂的扭着还边yin||jiao着:“啊……好棒……啊……好硬……插到了……呀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  那娇媚的jiao||chuang声,叫的房顶上的两人都有了感觉,寒战握着寒雪的手按在自己的rou||bang上,挺动着腰杆,顶磨着,寒雪只觉的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,腿心湿润一片,穴中麻痒着,想要bei||cha入的感觉是那麽的强烈。所幸她要看的都看到了,目的已达成,她回头单手揽下寒战的脖子,亲了亲他的唇角,对他嫣然一笑。

  得到信号的寒战,将她拦腰一抱,毫不迟疑的飞掠而去,也不管揭了人家皇帝屋顶的瓦,还没有盖回去呢。

  寒战抱着寒雪在各宫屋顶上飞快跳跃,寒雪那身闪着银茫的黑衣,在月色下如月明珠般耀眼,引来各处禁卫军侧目,却已一人敢阻拦。两人掠回飞凤阁,一入寝宫,寒战轻轻放下寒雪,挥手让守在各角的侍女退下,嘱咐了小凌子,让各人全都下去休息後,才栓好寝室的大门。他迫不及待的用起轻功冲进寒雪的内室,只见寒雪正在解衣裳,玉体半遮半掩着,洁白的肌肤在黑衣的映衬下更显白晰,引的寒战下腹一紧,急步冲上前将寒雪一把拥进怀里。

  寒雪被寒战的急切吓了一跳,解到一半的衣裳挂在手上,脱也不是穿也不是,她羞红着脸娇啐道:“色鬼!还不快松开。”

  “不松,咱们事先可是说好了的。”寒战低头贴着她的脸道,不稳的呼吸,喷在寒雪的颈项与胸脯之上,害寒雪的呼吸也乱了起来。

  “你──,”寒雪红着脸咬了咬唇,轻声软语道:“人家又没说要反悔。”

  “即使你要反悔,我也不会让。”寒战粗喘着吻上寒雪的颈项,动作不同於以往的温柔体贴,变的热烈而略显粗鲁,每一下的吻吮都带了力道,在寒雪洁白的玉颈上留下朵朵红梅。

  “呀……轻……轻点儿……哎……”寒雪有点被寒战的粗鲁吓道,可这种带了点痛的受抚却让她升起兴奋感,身体变的热烫起来,连包裹在肚兜下的ru||tou都挺立起来。

  寒战带啃带咬的来到她胸前,看到挺立的撑起肚兜的乳顶,轻笑了出来:“雪儿也想要了呢!”

  “你,好讨厌!”寒雪羞红着了脸,抬手垂了寒战胸口一记。寒战的回报是弹指以指风切断她肚兜的系绳,一把拉下来扔在脑後。

  “呀……”寒雪惊叫一声,忙拿手挡,却被寒战快一步抓住,将她的双手反射到身後。寒雪害羞的扭了扭身子,寒战的力道并没有让她感到不适,可这样的姿势使的胸部更加前挺,好像是在邀请他品尝似的,让寒雪连身体都染上淡淡的粉红。

  “宝贝,不要诱惑我,”寒战轻蹭着她的脸,灼热的呼吸都喷在了她的脸上,“不然,我怕会控制不住自己。”他低哑的贴着寒雪的唇道:“那会伤了你的。”

  “人家才没……呃!”寒战的狂猛的封住寒雪的口,舌头趁机伸入寒雪口中,纠缠着她的软舌追逐嬉戏,一手握住她的一边ru||fang揉捏把玩。

  胸前的力道让她感到有点痛,寒雪闷哼着扭着身子想躲,却怎麽也躲不过,反而让寒战更是加恃意妄为。

  他松开对寒雪两手的掐制, 一把扯去她身上的裙子,双手一使力将寒雪的襦裤撕了个粉碎。

  “哎呀──你怎麽可以撕人家裤子嘛。”寒雪惊叫着用手去挡去三点,不满的瞪寒战一眼。

  寒战边解自己的衣服,边盯着寒雪美丽的胴体,“是你诱惑我的,我忍不住了。”三两下扒光自己的衣物,寒战将寒雪拦腰一抱,两人倒在了床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