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二十四章 激情进行中

  白液泄尽,寒战抽出半软的男根,将寒雪抱起,让她靠在自己身上,手指点上她背後的尾穴。

  “呀啊……”尾椎一下闪电般的酥麻感,让寒雪轻叫出声,身体颤了颤,xiao||xue内伴随着kuai||gan的收缩,涌出大量的白液,空气中一下子充满了男精特有的麝腥味。

  “还好吗?”轻吻着寒雪的额角,寒战低哑的轻问,声音里还带着ji||qing的余韵。

  “嗯!”寒雪轻哼了声,闭着眼搂上他的脖颈,抱着蹭了蹭才道:“今天怎麽这麽好心?肯这麽快放过我?”

  “放过?我何时说的?”寒战的舌贴着寒雪的耳背舔弄着,偶尔还用舌卷着耳垂扯上两下,原本搭在背上拍抚,助她平息的大手,顺着寒雪挺俏的臀滑向腿心。

  寒雪呼吸不稳的贴在寒战身上轻喘,“刚刚才……,你怎麽又……?”这男人都不会累吗?

  “你答应过,只要我带你去爬屋顶,今晚我想怎样都行的。”信守承诺是寒雪的美德之一,所以今夜他可以放开手脚,彻底满足自己的欲望。

  看寒战像舔肉骨头的小狗似的舔着她的脖颈,寒雪咽了口口水,有点困难的说着:“我是答应过,可是……”她现在後悔了行不行?两人的体力可不是一个档次的,若寒战想整夜的要他,她只怕会尸骨无存。

  寒战细细的延着寒雪的脖子,一路舔向那双让他爱不释手的yu||ru,“那就别多话了,好好感受我是如何爱你的。”亲了亲她的小嘴,寒战一手捧起一方的软绵,舌头一卷,将那红艳的小果含住口中用力吸允、轻啃,他吸舔的啧啧有声,仿佛那是什麽美味珍肴。

  寒雪轻哼着抱着寒战的头,呼吸渐渐变的短促,ru||tou被用力吸时虽然会有一点点痛,可痛中又带着难言的kuai||gan,看着他偏黑的大手罩着自己的胸脯揉弄,她轻“啊”了一声,只觉尾椎一麻,xiao||xue又开始收缩起来,她甚至能感觉到ai||ye流出xue||kou,顺着大腿在往下滑。轻咬着下唇,寒雪羞红了脸。没想到自己竟变的如此这般,若寒战发现了,会不会笑她?

  寒战充分的疼爱着那双yu||ru,连边边角角都不放过,直到寒雪的一双yu||ru整个都沾上他的唾液,变的闪闪发光,他才松口,用一手反复的揉着。一手抬起寒雪的臀,将之贴着自己的男根磨蹭着。

  没有几下,rou||bang便充血涨痛起来,寒战抬高寒雪的xia||ti,扶着怒仰的rou||bang在xue||kou蹭了蹭,便慢慢挤了进去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呵啊……”真舒服!寒雪紧窒的通道紧紧的包裹着rou||bang,当rou||bang往里挤时,那种销魂感觉让他忍不住shen||yin出声。“现在会痛吗?”寒战喘着粗气靠在她耳边问道。两人以半坐的姿势交合,他借着寒雪情动的ai||ye往她的深处慢慢推进。

  “别全进去,”寒雪shen||yin了声,才气虚的回答,“你太长了,会很撑,嗯──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寒战略用了点力,眯着眼感觉rou||bang顶端被寒雪的宫口紧紧含住,“这样会痛吗?”忍不住将rou||bang抵着寒雪的宫口,移动臀部轻磨了磨。

  舒服的kuai||gan从腹中升起,闪电般的冲向大脑,“啊……不,嗯……”寒雪只觉穴中缩了缩,只能头抵着寒战的肩头轻喘。

  “呵──!”寒雪xiao||xue一缩,一股热烫的ai||ye浇上了rou||bang,烫得寒战抖了抖,他忙夹紧臀部,守往精口,若再一次在寒雪的销魂地失守,他也就不用活了。嘴边扯起弧度,他吻了吻寒雪chi||luo的肩头,边喘着粗气轻笑:“你喜欢的,对不对?”

  “嗯!”寒雪抬头亲了亲他的唇角,溢出一抹微笑:“好舒服呢。”说着,自己依着两人相贴的ti||wei动了动。

  “哦!”寒雪不得章法的动作,让rou||bang更往深入进了点,gui||tou被紧紧箍在她的宫口里,寒战深吸了口气,收紧臀部,笑着抚抚寒雪因情欲而晕红的小脸,“你要自己动?”

  寒雪苦恼的皱起眉头,轻轻移动臀部,左右摇摆,可总是找不到那种无法言说的kuai||gan,只觉的腹内及整个穴道都撑涨的很。看着寒战绷的紧紧的下巴,她心疼的摸了摸,“你也觉得不舒服对不对?我总找不到刚才的感觉。”

  听到寒雪有点气馁的话,寒战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小宝贝,你动的我舒服极了。”

  寒雪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少安慰我。”明明人家只觉得撑涨的难受,他又怎麽会觉得舒服?而且他脸色还那样难看。

  亲了亲她嫩嫩的小脸,寒战向後半靠在床柱上,“男人与女人的感受不一样,你这里夹的越紧,我越舒服。”寒战任寒雪搂着他的脖子,依靠在他胸膛上。一手揽在她的腰上,他将另一只大手伸进两人的结合处,细心的轻轻抚摸着。他要教异自己的爱人,在情欲中寻找获得快乐的方法。“我没有骗你,你刚才动的我很舒服,让我直想狠狠的要你。”

  寒雪在眼转了转,一手扶着寒战的肩,一手拉开寒战放在两人结合处的手,将臀略向上提了提,再用力往下一坐。

  “哦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寒雪轻喘了口气,狠锤了寒战一下,“骗人!这样做又撑又麻,你看,都顶出一条来了。”她指着小腹上一个微微浮凸的痕迹,狠狠瞪了寒战一眼。

  “好雪儿,我忍不住了,你先给了我,我再慢慢教你。”这丫头这麽猛的一压一坐,圣人都得弃械。

  “人家不舒服,你还只管自己乐?”寒雪气嘟嘟的依在他的肩上,咬上他的喉结。

  “嗯……”无心的挑逗比有意的抚慰更让人心动,寒战挺直腰杆,任寒雪的小牙在他脖上又啃又咬,双手棒着寒雪的臀便挺动起来,先大抽大送了几下,感觉寒雪软了腰,靠在他身上任他施为後,便双脚滑下地,站起身用力挺动起来。

  “嗯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太快……啊……”又急又重的抽送让寒雪连话都说不全,只能无助的急喘着,轻哼着,急促的肉体相撞声,响亮的在房中环绕。